首页 > 苏商人物 > “药神”不是“神”:江苏首富孙飘扬的三重境界

“药神”不是“神”:江苏首富孙飘扬的三重境界

  • 苏商会

    2020-11-10 17:13
  • 文:

    陈芝超
2020年,中国富豪榜再度出炉,榜单之上,新老面孔交错,除了二马以及风头之上的卖水富豪钟睒睒之外,名列第四位的孙飘扬家族仍如往常一样十分低调。

孙飘扬
 
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提及“首富”,哪怕是对企业毫无兴趣的人,也会抽身片刻,好奇地问一句:
 
“是谁?”
 
一份榜单竟然有着如此大的魔力。
 
商业文明的发展史某种程度上浓缩成一份小小的榜单,榜单之上,不断变更的排名与数字佐证着另一个不争的事实:人们对财富的欲望与对伟大企业的渴望始终相辅相成。
 
2020年,中国富豪榜再度出炉,榜单之上,新老面孔交错,除了二马以及风头之上的卖水富豪钟睒睒之外,名列第四位的孙飘扬家族仍如往常一样十分低调。
 
也许是前三甲的光芒太过耀眼,掉落在第四名身上的目光已所剩无几,但如果拉长时间线来看,隐藏在苏北小城的孙飘扬家族头顶上的光环是亮眼的,因为他蝉联“江苏首富”已有多年。
 
人生的指针低调地画了数圈,有人因此悟出了修习人生的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而这三重境界,于这位江苏首富而言,竟是出人意料地合拍。
 
看山是山
 
2002年,中年人程勇无奈之下决定关掉入不敷出的印度神油店,当一个身患慢性白血病的上海男人走进这家不起眼的小店之时,中年人程勇狠心地做出了一个铤而走险的决定。而促使他下定决心放手一搏的,起初只是因为贫穷。
 
与昏暗的程勇小店不同,另一面的高楼大厦前,此刻正上演着一出冷漠的闹剧。某国际制药厂的门前聚集着一大群带着白色口罩的病人,他们高举着横幅,抗议着这家药厂售出的天价药——每瓶价格在2—3万左右,双方僵持不下,火药味十足。
 
不久之后,牧师、舞女、商人、流浪者......全都来了,他们聚集在程勇的小店门前,等待着”救命“,不起眼的小店内卖起了与天价药有着相同药效的印度仿制药,但价格只有十分之一。在他们眼里,程勇就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
图源:《我不是药神》海报
 
这是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所描绘的精彩一幕,从某种程度上,它所展现的是二十一世纪初被国际制药厂专利扼住喉咙的中国药企以及哀鸣一片的中国底层普通看病百姓。
 
电影中的程勇并不是“药神”,而在当代中国制药历史上,苏北小城连云港人孙飘扬才是真正的”药神“,封神的原因言简意赅,是孙飘扬的恒瑞医药在行业内难以撼动的地位,目前恒瑞在A股生物医药公司中估值排名第一。
 
而这一地位从这句“中国医药看江苏,江苏医药看连云港”也可见一斑。
 
而连云港医药看谁?恒瑞无疑是最佳的范例之一。这一前身为连云港制药厂的中国药企发展至今,已有数十年历史,有过高光瞬间,也有过至暗时刻。而孙飘扬生于时代的试验场之中,反复试错、颠覆与坚守,从事实来看,他符合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发展历程——“白手起家——历经磨难——成为英雄“。
 
这样的模版对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而言几乎均可以套用,但其中仍不乏伴有诸多戏剧性与偶然性的故事,与人性的草莽一起建构起属于他们的时代记忆,从这份模板中,我们看到的药神是这样的:
 
“白手起家”——技术出身的孙飘扬凭真功夫当上连云港制药厂的厂长(恒瑞的前身);
     
“历经磨难”——开着老厂长的面包车奔走;随身带着医药专利书推销;听过绿皮火车的颠簸声,也睡过嘈杂拥挤的车厢……
     
“成为英雄”——他当然是时代的英雄,带领几近破产的连云港制药厂沿着“仿制——仿创——创新”的道路成为如日中天的医药巨头恒瑞,成为时代的宠儿,并且在如今风光无限的生物制药市场,依然继续独占鳌头。
 
看山是山,“门外汉”看孙飘扬当然还是恒瑞所收获的财富与资本。数据显示,自2000年上市至今,20年不到的时间,恒瑞股价累计涨幅达170倍,市值一度突破5000亿元大关。而孙飘扬本人的名字随着恒瑞市值的高歌猛进屡屡出现在富豪榜的榜单内,只是相较于如马云这样的高调商人而言,不善言辞的孙飘扬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曾与其共事过的人提到孙飘扬的名字,往往也以“很普通”“没什么特点”来形容他。
 
“没想到他能成为江苏首富”可能是孙飘扬一生中最大的戏剧性与偶然性,而如果细究这份偶然,其实皆源自必然。
 
修习企业的第一重境界——财富,孙飘扬做到了,但这重境界仅仅只是漂浮在冰山之上的一角,因为财富最容易被看见,也最容易忘记,而深潜其下,浅谈医药行业,孙飘扬到底是如何改写一个几近破产的小制药厂的命运?他的秘诀究竟是什么?
 
看山不是山
 
1992年的北京,一个行色匆匆的青年轻叩大门。大门内代表着先进的药品技术,年轻人要做的就是将技术买回去,唤起八百多公里外的一个制药厂的发展活力。
 
恒瑞医药
图源:恒瑞医药官网
 
谈判进行得并不顺利。最后的一锤定音卡在了“报价”上,年轻人的眉头微微皱起,但最终还是点头同意。“120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对彼时还在从事规模生产的中国医药行业而言,如此大的投入无疑是一次“豪赌”之举,更何况,120万元是这家小小制药厂一年的全部利润。
 
让年轻人“豪赌”的原因很简单:“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的手里。”
 
年轻人就是孙飘扬,两年前,小小制药厂里的职工们就见识过这位厂长的固执。账面资金还不足10万的时候,这位刚刚到任的厂长一挥手,就有胆子花光积蓄,只为购买一款名叫VP16的抗癌针剂,没有能力制作针剂,就制成胶囊,硬是将一个发展维艰的制药厂从泥潭中拯救了出来。
 
两年后的今天,厂长孙飘扬成熟了许多,但不变的还是性格中的“固执”。技术出身的他始终唯技术至上,甚至在企业尚未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之时,就放手一搏,大笔购买专利,这在当时的医药行业,是“异类”。
 
而孙飘扬就是这样的“异类”。
 
两次“豪赌”之后,苏北小城一隅,连云港制药厂渐渐有了响亮的名气,也逐步确立了在国内医药市场研发抗癌药龙头企业的地位。此后,改名为恒瑞,继续一步一步深耕发展,万物有因必有果,如今细细想来都是孙飘扬坚守创新而结下的果实。
 
孙飘扬
图源:央视《对话》截图
 
1997年,孙飘扬拿出250万元,与天桥药物研究所建立联合实验室;2000年,又大手笔动用2亿元,对标国外药企标准,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2015年前后,在国内药企纷纷进入仿制药市场之时,恒瑞又先人一步宣布逐渐停掉仿制药项目,确立以创新药为核心战略。
 
据恒瑞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累计研发投入38.96亿元,比上年增长45.90%,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达到16.73%,高于同行业公司。
 
回眸之中,与恒瑞同时代的诸多中国药企,有的因追逐资本,有的因谋求商业模式,有的因依赖外资,渐渐沦为被时代淘汰的沙粒,再无人问津。因为他们在接近成功,也离自己的欲望越来越近,最终被欲望灼烧尽飞翔的翅膀。而孙飘扬,这个戴着黑框眼镜,其貌不扬的技术员却在一条道路上走了近30年,且始终坚持着每年投入销售额的10%以上用于创新研发。
 
那个时代里,像孙飘扬一样选择坚守的人都收获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比如任正非坚持华为不上市,比如农夫山泉钟睒睒一辈子都不碰房地产,无数的企业家希冀摆脱贫穷的命运,从“看山是山”——积累财富一路走来,却始终到达不了第二层境界——看山不是山。
 
坚守长期主义。
 
看山还是山
 
药神不是神,药神还是人。
 
决定他们是“神”的,是因为常人难以匹及的财富,但决定他们是“人”的,是源源不断、持续向上的生命力以及一颗炽热的赤子之心。
 
2016年中国药科大学80周年校庆,灰色的求真楼前,树木葱郁。孙飘扬立于一众西装革履的人群之中,带着一副墨镜,不辨表情。曾有一位药大校友用这样的句子表达对孙飘扬的尊敬:
 
“希望药大学子不忘兴药为民的初心......像校友孙飘扬那样,‘飘扬’在祖国的四面八方。”
 
于古老的药大而言,孙飘扬与恒瑞已然成为了一个伟大时代的符号,与药大深深捆绑在一起,激励着药大的学生奔赴更为辽阔的中国医药高原。
 
不仅仅只“飘扬”在祖国的四面八方,恒瑞已然将眼光投向国外医药市场,这仍然是一个大胆的决定,对于摆脱不了“仿制药大国”的中国而言,研制创新药,走出中国,是药企难言的痛处。
 
就像是站在悬崖之上,退一步就是舒适的“安逸区”——投入较少,快速铺开,回报较为迅速的仿制药;而进一步——则是大投入、研发久、门槛高,很有可能捱不过去的创新药研发。
 
孙飘扬始终站在这样的“悬崖之上”,如履薄冰。做出这样的抉择掐指算来,已有15年。早在2005年,恒瑞就确立了“全球著名的创新型制药企业”这一目标,力图让中国制药走向世界。外界不乏有看好之声,天风证券曾发布一份洋洋洒洒近12万字的调查研究,只为证明恒瑞是走出中国,走向世界的一流制药企业。报告中的”可能性最大”一词从侧面可见恒瑞的唯一性。
 
但对于一个研发能力较弱的大国而言,“创新”这块难啃的骨头始终需要有人来啃,恒瑞就是其中之一,吹起进军号角的同时,从仿制药、仿创药到创新药的转型中,阵痛在所难免。如果仔细对比恒瑞历年的年报,不难发现,无论是研发还是营销,其与全球化知名药企之间仍有较大的距离。
 
但恒瑞始终没有停下艰难追赶的步伐,这是孙飘扬赋予恒瑞这家药企的个性,正如二十多年,路过蒸蒸日上、人人艳羡的天晴之时,他转身冲身边的人这样说道:“如果三年之内超不过天晴,我就提头给你看。”
 
数十年如一日,孙飘扬还是习惯将医药专利书带在身边;数十年如一日,他还是坚持研发为先,将创新置于企业战略的先发地位;数十年如一日,他还是如此地固执,安于泡在实验室里,并不在乎聚光灯的光影阑珊。
 
恍惚之间,财富榜上的数字均化为泡影,人们恍然发现,人们眼中的孙飘扬只是被神化过的“江苏首富”,原来定睛细看,山还是山,药神原来不是神,药神只是人。
 
在通往首富的这一道路上,有人蹒跚而行,有人小步疾走,有人蒙头狂奔,但之于孙飘扬而言,他只认一条路,就是创新研发,不论输赢,死磕到底。这看似简单的道理对我们经历的这个残酷的世界而言,显得尤为珍贵。
 
尽管药神不是神,他的经历一点儿也不戏剧,他这个人甚至看上去有点固执,但他仍不可复制,他象征着中国制药正站在世界舞台上,开始新的起点。
 
【附孙飘扬企业管理语录】
 
一、谈创新
1、你没有技术,你就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我们要把自己的命运握在手里。
2、只有敢于参与国际竞争的创新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二、谈心态
1、经营者急功近利不得,必须要有宽容的胸怀和承担失败的气度。
 
三、谈形势
1、当前国家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医药行业面临的政策形势复杂而严峻,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面对困难与压力,公司发展必须找准发展路径,做好长期规划。
 
四、谈创新药
1、创新药研发的周期长,很多药物从研发到临床到投产,都要经历十年以上的时间,而一旦投产,它的生命周期都在几十年,这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产业。
 
五、谈战略
1、从企业创新战略和发展来看,企业当然希望有新药,但目前的情况仍是用买仿制药赚来的小钱去做创新药,没有持续创新的支撑,企业的繁荣不会走远。
 
参考资料:
市界:《孙飘扬,中国最富“药神”是如何炼成的?》
华祥名:《我不是药神,我是孙飘扬》
一点财经:《后孙飘扬时代 恒瑞医药还敢叫板国际化吗?》
远川商业评论:《恒瑞VS海正:一个时代,两种结局》
商业人物:《中国第四大富豪的隐秘面孔》
棱镜:《恒瑞增速放缓背后:医药首富夫妻的路径依赖 | 棱镜》
E药经理人:《连云港“医药三杰” 历史为什么会选择他们?》
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恒瑞医药——自主创新小舢板炼成出海轮》

苏商会微信群现已上线!光速入伙,请加:苏商会小秘书(微信号:sushang889)

上一篇

丁山华:一生坚守 成就电缆制造的“世界高度”

下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