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商人物 > 俞文勤:从苏商到“数商”——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俞文勤:从苏商到“数商”——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 苏商学院

    2020-02-26 18:31
  • 文:

    俞文勤
数字化转型是实现智能制造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对于智能制造应用的各个范畴,数字化技术都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2020年初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我国。疫情的爆发,一定程度上正倒逼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危机背后往往蕴藏着机遇,企业家一定不要浪费这场危机!

2月24日晚8点,在苏商云课堂“数字化转型正当时”专题在线直播上,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南京苏商管理培训学院联席院长俞文勤带来了以《从苏商到“数商”——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为题的精彩课程,与广大企业家携手“抗疫”,危中取机,共克时艰!

现将课程内容整理如下:


今天,我跟大家交流的话题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此次疫情对实业人有哪些思考和启示?二、从苏商到“数商”,如何实现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一、痛定思痛、战“疫”当前,实业人的八大关键词
   
针对这次武汉疫情,我总结了八个关键词,希望通过关键词这种高度浓缩的形式来引发大家的关注和思考。


第一个关键词——源头

首先,这次疫情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词是“源头”。“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任何事情都有个源头。那我们在此次疫情中看到的源头是什么?比如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一开始它被官方认定为是引发这次新冠病毒的一个源头,后来随着调查逐渐深入,源头可能还有其他。又比方澳大利亚的大火,要想扑灭,还是要找到源头。所以我们要格外关注“源头”二字。

在日常管理中,企业经常要去面对许多突如其来的事情。比如企业遇到产品质量事故、安全事故、舆论风暴等问题时,我们首先要去做的就是找到问题根源所在,如果不把问题找到,就没有办法估量这个事情到底会造成多大的损失,就没办法及时止损。我们经常讲一句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所以企业在遇到一些恶性事件的时候,摆在第一位的毫无疑问是“正本清源”。

第二个关键词——真相

面对这次疫情,我们回顾相关部门最开始的疫情处置方法,实际是想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方法来隐瞒真相,但是这样的做法后来发现是非常不可取的。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种思想还在影响相当一部分的决策者。对我们实体企业家来讲,当企业发生一些问题的时候,企业当家人可能会想着只让董事会层面或者在高管层面知晓,对于一线层面则采取全面封锁消息的手段处理。但今天这个社会,人人都是广播站,人人都是传播中心,要掩盖事情真相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不管事实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也一定要去正视和接受它,最后再动员全员的力量想办法解决它。这是我从一个企业人的角度,看到的政府处理公共卫生事件和企业处理突发事故方法的异曲同工之处。

第三个关键词——专业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不难发现,李兰娟院士提出武汉疫情的解决方案必须是封城,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假设没有这样的专业人士建议,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联想到企业的管理会发现,企业中专业能力的缺乏和人力资源的错配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作为企业决策人,要做到人岗适配、知人善用,这才是“一把手”该有的领导力。
 
第四个关键词——隔离

纵观整个武汉的疫情,我们会发现只有做到全员隔离才能将各种损失减到最小,才能使得我们的负能量不再增加,可以集中精力解决我们存量中的坏因素。
 
对于传统的实体企业家来讲,他们一直具备两大品质,即一不怕死,二不怕苦。商场如战场,这一代的企业家坚信自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相信自己能够打好海战、空战,甚至打好网络战。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要的不是苦干,而是智慧地干、巧妙地干。从隔离的角度来看,企业家要在自身现有的产品还没有走下坡路的时候,去布置我们的第二曲线,让企业能够找到适应未来的替代品,这才是关键。

第五个关键词——吹哨人

大家知道,武汉的疫情最早是在八位医生的群里率先传出来,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刷屏的李文亮医生,他扮演了吹哨人的角色。
 
联想到企业管理,比如我们的上市公司,金融机构里面有风险官、风控官和投资官经常会在管理层会议上和“一把手”对着干,所以企业的吹哨人就是来避免“一把手”相对强势的问题。我觉得一个优秀的企业和一个良好的社会一定是要容得下异见,吹哨人的制度对企业来讲,可以起到监督决策人的效果。


第六个关键词——免疫力

针对这次疫情,所有的专家和院士,包括上海医疗专家组的组长张文宏医生也说了,现在所有的新冠疫情确诊患者,他们的治疗都是没有特效药的,医生所做的只能是对症下药和辅助治疗,最终要靠调动当事人自身的免疫系统来跟病毒进行对抗。当下数据显示,疫情离世的人基本上都是自身内部免疫系统被攻破,导致防守溃败,最后不幸离世,成为病毒的刀下之鬼。
 
联想到我们的企业也是一样,打铁还需自身硬。比如现在的招投标过程中,很多企业的产品没能中标,那大家就开始说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但免疫力系统就告诉我们,内因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我们不要去感叹几百亿的企业轰然倒塌,就说现在民营企业的环境不好,我们需要一分为二去看待。一方面,我们要看到营商环境中存在的硬伤,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要看到这些百亿级企业突然倒的原因。这次疫情中,现金流差的企业在疫情中率先倒下,这种企业面对风潮和巨浪的袭来,就会瞬间沉入海底。
 
另外,我们苏商会最近做了一个问卷调查,截至2月20号,有400余家企业对我们的问卷给予了反馈,其中90%都是我们江苏的规模企业,数据告诉我们,好的企业是可以经过数个冬天的严寒,依然坚挺的。


第七个关键词——敬畏

通过武汉疫情,希望我们所有人都常怀敬畏之心。
 
我们很多的企业家手上拥有巨量的财富,但敬畏也是必须要有的。另外,对我们工业企业来讲,我们要和环境、国法、国税和社会等诸多因素做到和谐共生,特别是涉及化学行业的企业和能耗高的企业,还有一些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现在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有万物共生的概念。
 
第八个关键词——牺牲

首先,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要有为了全局宁可牺牲局部的精神。每一个企业家进入资本、股票等市场时,要注意及时止损,而不是死缠烂打或永不放弃,否则最后多半是还不了债的结局。
 
第二,我觉得牺牲精神,也可以用在企业制定目标的过程中。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除了要有做大的目标,更要树立做强、做优和做久的目标,将做久放入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中来。

二、从苏商到“数商”,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正当时

以上是我和大家分享的此次武汉疫情对实业人的启示,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从苏商到“数商”这样一个过程,如何实现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1)数字化转型到底是什么?

数字化在英文中,有两个翻译“digitization”和“digitalization”。这两个单词有什么不同呢?“digitization”的意思是模拟数字向信息数字的转化;而“digitalization”的意思是信息技术与企业各个工业流程的融合转化。数字化转型就是企业逐渐实现“digitalization”的过程。

目前,在家电、家具、手机、汽车等面向个人消费者的行业,数字化方兴未艾,但在装备制造、零配件配套、能源等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仍然缓慢。我们希望通过“数字化转型正当时”这样一个口号式的话语来引起企业领导者,尤其是TO B类制造企业领导者的重视。
 
不管你的企业处在什么阶段、处于何种行业,都应该去思考、去建立、去推进数字化转型的战略。这将会对企业的商业模式、业务运营、决策方式、组织形态等产生深远的影响。

(2)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到底有哪些价值?

1、赋能企业员工

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发展,首先要改造的就是员工。如果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采用了大量的数字化设备进行装备工具的转型,但是没有对生产中最重要的因素——人进行赋能,那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很难开展的。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首先要让员工得到成长,实现传统工业人向数字时代工业人转变。
 
2、提升消费体验

当企业实现整个生产过程的数字化时,就可以与消费者实现从设计端到研发端到生产端的全流程互动,从而提升消费体验。
 
徐工集团通过物联网、传感器对全球的机械进行维保和控制;雷神山医院的云监工系统,让上千万人可以看到整个工程的进展过程……这都是通过数字化转型来实现的。如果不进行数字化转型、不采用数字化技术,传统的实体企业很难实现这样的生产场景。
 
3、优化企业运营

通过数字化转型,企业可以优化生产运营过程,减少员工在生产过程中对于产品质量的人为干扰。
 
在日本游学时,我们参观了大隈机械的生产车间,它的整个生产车间基本是无人化的,整个制造流程都是通过自动化和数字化来实现,大大降低了生产过程中的人为误差。
 
4、实现产品智能化

格力的智能冰箱,可以通过冰箱中剩余食物的数量,来提醒消费者需要购买的食物。一些家居通过传感器,对人体的各项数据进行抓取,然后通过与手机APP进行结合分析,反映个人的运动量、身体状况等信息,这些都是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的。


(3)传统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有哪些共性问题?

1企业“一把手”不重视

目前,不少企业都是安排专门的分管领导来负责整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这是不对的。数字化转型是企业的核心战略,必须要作为企业的“一把手”工程来开展。
 
2、系统多而杂,造成“信息孤岛”

目前,不少企业已经开始使用信息化系统,但使用的系统多而杂、不统一,导致企业中出现了“信息孤岛”。基础数据不准确,编码体不统一,企业推进数字化也就无从下手。
 
3、重视自动化,忽视数字化

数字化和自动化是企业实施智能制造的两大重要方面。自动化如果没有数字化来支撑的话,柔性能力就会大大削弱。
 
4、前期成效低,影响企业转型动力

不少企业家反应,企业开展了数字化转型,也做了很多努力,但并没有给企业带来很大的效益,到底该不该继续转型?
 
目前,数字化转型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几乎每一个企业在转型过程中都走过弯路。在数字化和实体企业的融合过程中,想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我们要认识到这一点,多一些耐心才能把这条路走得更好。
 
5数字化转型没有模板

像流程制造、离散制造这样的大行业,每个都细分成很多小行业,每个小行业千差万别。虽然我们试图给大家找寻数字化转型模板,但实际上是没有模板的,每个企业的转型方式都是不同的。
 
6、实体企业利润太薄,难以支撑转型投入

有一位实体企业家曾和我说:“秘书长,我们企业现在的利润叫什么呢?燕口夺泥。”目前,很多实业企业的利润甚至比刀片还要薄,企业做了5个亿的产值,但利润可能就几百万。在这样的状态下,让实体企业从非常紧张的利润中,挤出钱来进行数字化转型这种大投入也不太可能。但好在,数字化转型并没有一个标准,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慢慢做。

(4) 传统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路径

1商业模式转型

数字化转型可以改变企业以往B2C的商业逻辑,帮助企业向服务型制造转型。
 
江苏天成科技集团是华中最大的蛋禽用品生产企业,在他们的现代化生产车间中,有一种美国企业生产的打蛋器。美国企业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远程控制这个打蛋器,按照打蛋量收费,到期就得先把钱付过去,不然就可以远程把机器停掉。
 
2、服务模式转型

通过产品服务APP等方式,企业可以让客户实现自助式服务,并可实现对产品的远程监控和预测性维护。雷神山医院的云监工,日本的无人机测算,格力、美的的智能家电都是服务模式转型的体现。   
 

3、研发模式转型

运用数字技术建立智慧研发模式,企业可以将各类分散的软硬件所产生的数据,整合成逻辑统一的资源整体,实现信息流、物资流、资金流、知识流、服务流的高度集成与融合。
 
苏商学院院长钱志新教授曾经介绍过很多这方面的案例,其中就讲到,研发的众包和员工的两种形式(在企员工、在线员工)。未来,企业可以把研发工作、攻关项目进行众包,交给线上员工来完成,在降低企业研发成本的同时提升研发效率。
 
4、运营模式转型

数字技术可以帮助企业实现精细化、可视化管理,贯穿多个信息系统,对整个上下游价值链进行监控和管理。
 
5、制造模式转型

通过应用柔性制造系统,企业可以实现不同机械零件的全自动化加工,同时可在计划安排、物流调度、物资管理、加工程序配置等方面,实现全面数字化管控。
    
6、决策模式转型

通过数字化转型,企业将获得包括产品数据、设备运行数据、质量数据等在内的海量数据。依托这些数据,企业可以进行多维度分析,提升技术水平、优化运营模式,做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决策。

(5) 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制造的关系

数字化转型是实现智能制造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对于智能制造应用的各个范畴,数字化技术都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李培根院士曾经提出了智能制造的金字塔结构,在这个结构中,他把智能制造分成五个层面:

金字塔的底部是使能技术层,包括ICT技术、工业自动化技术、先进制造技术、现代企业管理和人工智能技术五大类使能技术;

第二层是推进智能产品和智能服务,实现商业模式的创新;

第三层是部署智能装备,建立智能产线,打造智能车间,建设智能工厂,实现生产模式的创新;

第四层是开展智能管理、智能研发和智能物流供应链,实现运营模式的创新;

第五层是智能决策,实现决策模式的创新。
 
寒冬往往能诞生伟大的企业。数字化转型不再可有可无,这场突围行动,苏商势在必行!

苏商会微信群现已上线!光速入伙,请加:苏商会小秘书(微信号:sushang889)

上一篇

张近东:疫情是对产业能力和生态协同的测试

下一篇

耿裕华:疫情下的担当与科学精准作为